「亚游特约」电子竞技产业或迎来爆发式增长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倪明

巨头争相投资电竞掘金电竞商业价值

从“电子竞技是洪水猛兽”到“健康的电子竞技活动”,近年来,电子竞技已经摆脱了之前“误人子弟”的不利形象,这种转变与国家层面对于电子竞技运动与产业的扶持不无关系。

2015年7月,国家体育总局颁布《电子竞技赛事管理暂行规定》,为电子竞技产业发展提供了政策支持与规范。2017年,原文化部发布《文化部“十三五”时期文化产业发展规划》提出支持发展体育竞赛表演、电子竞技等新业态。2018年,电子竞技正式成为雅加达亚运会的电子体育表演项目,至此,电子竞技在国家体育战略中取得了与传统体育项目相同的地位。

据了解,《守望先锋》由暴雪娱乐制作,目前在全球有超过4000万玩家。红极一时的电竞《守望先锋》联赛(OverwatchLeague,简称OWL)于2016年11月4日成立,由来自全球各个城市的20支战队组成,是《守望先锋》电子竞技的最高殿堂。《守望先锋》在联赛赛制和电竞生态建立上,OWL的定位为席位制赛制:以城市代表战队为单位,席位固定不设立升降级,并在一定程度上保障选手收入,为选手提供健康保险和退休计划。去年第一赛季联赛开播以来,守望先锋在赞助和播出权上获得了巨大的成功,获得超过2亿美元的回报。

守望先锋联赛创始赛季的成功也让新赛季的联盟席位价格水涨船高,据说已从第一季的2000万美元涨至6000万美元。此前曾有暴雪电竞部门高管透露,多家来自不同行业的企业正在争夺广州战队的席位。

“广东既有腾讯、网易这样在电竞行业积极布局的游戏巨头,同时珠三角地区也拥有中国数量最多的电竞粉丝。”广东电子竞技行业协会秘书长罗觉慧表示,电子竞技在广东具有良好的基础,而且优势明显。“根据我们统计数据显示,珠三角地区和长三角地区是电竞观众最为集中的地区。”能兴控股集团副总裁、文化体育板块负责人肖阳就解释了选择广州作为电竞战队主场的原因。

为何能兴集团能从多个竞争对手中脱颖而出?能兴集团副总裁肖阳向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表示,暴雪娱乐主要看中能兴的两方面优势,“第一,能兴在华南地区已经有非常深厚的根基,拥有较好的品牌和粉丝基础;第二,能兴拥有运营传统体育俱乐部的背景,在广州、佛山场馆资源的管理运营上都有优势。而且,能兴对于商业体育模式比较熟悉,在队伍管理、团队体育等很多方面的理念可以相互借鉴。”

虽然如此,要成功运营一支OWL战队殊非易事。上海某队作为首支OWL中国队伍在第一赛季发挥就不甚理想,最终以40负的成绩刷新了职业联赛最高连败纪录,引来不少国内粉丝的批评。在商业上,也有不少国内外的电竞俱乐部因为长期亏损而不得不解散其《守望先锋》分部。

腾讯、阿里、苏宁、京东、新浪、B站等互联网巨头纷纷投资电竞俱乐部或成立电竞公司。不过,在目前的俱乐部模式下,电竞行业仍是以游戏厂商为主导。以英雄联盟为例,主客场首次投入场地成本约1500万元,首次投入设备成本约1000万元,年运营成本约500万元;主客场利用率由于赛程调整在2018年有所下滑,从2018年最少40天,降至2019年最少30天。其中版权收入为主要收入来源,其次是赞助商,票务及周边带来的收入仍很有限。

“商业模式的探索,将是保持整个电竞产业稳定及繁荣的关键。”肖阳表示。“能兴进入电竞不是跟风,也不是脑子发热,而是基于之前在传统体育行业的经验积累。对于电竞,我们有很清楚的想法:一是加入OWL对能兴的协同效应,能带动体育文娱板块的发展;第二,就是借助加入OWL,能够给中国电竞圈起到积极示范和带头作用,尝试改变行业现状,来促进中国电竞的发展。”

广州冲锋队已经实现了赛季初设下的许多目标。对于比赛成绩,肖阳表示:“首先,电竞比赛不是投资多就能赢的。在甄选选手上,也有很多关联的问题需要考虑,像成本上是否划算,协同上是否有效,搭建团队的理念是否符合战队的战略资源等,这些战队管理策略上需要考虑的问题非常多。最重要的是,能兴虽然对成绩有要求,但也不急于在第一、二个赛季就要第一。我们的策略是稳扎稳打,成为一个长期的优秀电竞俱乐部。”

人才缺口巨大电竞选手怎样才能“保鲜”?

人社部今年6月发布的《新职业——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显示,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国内热门电竞赛事超过了500项。预测未来五年电子竞技员人才需求量近200万人,现阶段我国电竞职业选手仅有10万人左右。由此可见,电子竞技专业人才十分稀缺。

为加快培养电竞专业技能型人才的进度,2016年9月,教育部颁布文件,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作为全国《普通高等学校高等职业教育(专科)专业目录》中2016年增补专业,2017年正式执行。教育部文件一出台,各高校纷纷增设电竞专业。据不完全统计,自从2016年9月教育部增补了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后,申报电竞专业的院校从2017年的18所,增长到了2018年的51所,招生人数更是突破了千人。今年1月,人社部将电子竞技运营师、电子竞技员列为新职业。

不同梯队的电竞职业选手工资水平差距较大。《守望先锋》联赛的电竞选手年薪是5万美元到25万美元,这个还不包括比赛胜利以后的奖金分配,只是底薪。虽然顶级电竞选手年收入或达千万元,但选手之间的收入悬殊,底端选手年收入只有10多万元。而电竞选手的职业生涯非常短暂,很多选手25岁左右就要面临退役。

广州冲锋队是本赛季全联盟里最年轻的队伍。按照联盟的规则,战队代表的是广东、广州,但是对选手的出生地没有限制,所以广州冲锋队选手们来自四个国家,说三种语言,其中广东选手欧倚良,不到20岁。

“广州冲锋队招募的选手可以打出许多不同的风格和组合。”广州冲锋队首席运营官孟庆良表示,“年轻人要进入这个行业需要的不仅是对游戏和电竞的热爱,更需要在市场营销、媒体、内容创作、销售和人员管理等方面有熟练的技术和经验。电竞选手不仅要玩好游戏,还需要有良好的沟通技巧,学习第二外语,接受教练的反馈和批评建议,适应新的环境和不同的食物……这类型的专业人员才会在电竞行业享有更长的职业生涯。”

全球最具潜力的电竞市场将向本地化、娱乐化发展

根据我国第三方机构的数据统计,2018年中国电竞整体市场规模为940.5亿元,预计2020年超过1350亿元;从电子竞技用户规模方面来看,预计2020年达到4.3亿户,我国电子竞技市场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具影响力和最有潜力的市场。

未来电子竞技产业将会形成与传统体育类似的收入模式,由电子竞技“赛事”衍生出电子竞技“产业生态收入”。肖阳认为,目前电子竞技与泛娱乐生态的融合仍处于产品少、品质不高的初级阶段,随着电子竞技赛事的不断丰富和成熟,电子竞技IP的故事内容价值将开始凸显。

电子竞技拥有带动游戏、数字内容、硬件以及泛娱乐等环节的产业链能力,被众多地方政府视为产业升级重要驱动力之一。“国内电竞产业还处于早期阶段,建议从传统体育中吸取经验,就像NBA一样本地化,以城市冠名的体育俱乐部,围绕场馆做内容填充,发展当地粉丝。”肖阳建议,未来的主场除了门票售卖,还有更多可想象的商业空间,比如周边、赞助等。同时也鼓励各个队伍去进行本地化的内容运营,并打造一些明星选手。

电子竞技赛事预告

2019年,达拉斯燃料队、亚特兰大君临队以及洛杉矶英勇队三支参赛战队将成为在自己主场城市举办比赛的先行者,并预计在2020年全面实现主客场。根据“守望先锋联赛2020”的赛程规划,广州冲锋队将在2020年把《守望先锋》联赛带到广州,回到广州的主场,广州冲锋队将在广州承办共5次主场周末活动。

责任编辑:向勤如(EN006)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手游.
上一篇:
下一篇: